L
o
a
d
i
n
g
.
.
.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最終話 後篇

離開故鄉長崎,18歲往東京去。以銷量只有2800張的細碟「追憶的雨中」出道的我,成為了演唱會Arena會場座無虛席,銷量達百萬的歌手。在接二連三的初次體驗和混亂之中,不單是周圍的工作人員,就連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之間看不清「真正的自己」。我在追尋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呢?不,不單止是我。圍繞著「福山雅治」身邊的所有人都有各自的夢想,目標和終點。出道初期,不顧一切只追求「唱片銷量好」的時候,大家向著「銷量好」這個目標向...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最終話 前篇

1995年11月2日,橫浜體育館(Yokohama Arena)。首個Arena Tour最後一天,演唱會以最高漲的氣氛落幕,之後一位百萬銷量歌手就從電台以外的幕前消失了。對,1987年夏天上京之後8年。站在來到東京之後夢寐以求,橫浜體育館的舞台上,26歲的福山雅治。這是一個講述由他18歲離開故鄉長崎直到在東京被稱為「電台界的國寶」,跨越20多年的壯大上京故事。...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七話

電視劇「同一屋簷下」最高收視率37.8%廣告歌 一年五首參演的廣告 一年五個12月31日 參與紅白歌合戰的演出1993年,沒有一天在電視上看不到他的笑容。對,1987年夏天上京之後6年。成為深受國民喜愛的萬人迷,24歲的福山雅治。這是一個講述由他18歲離開故鄉長崎直到在東京被稱為「電台界的國寶」,跨越20多年的壯大上京故事。...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六話

1992年1月10日,星期四深夜3時。創造了無數傳說的電台節目「All Night-NIPPON」,一位新DJ誕生了。對,1987年夏天上京之後5年。作為歌手大紅大紫當前,抓緊了另一個夢想,23歲的福山雅治。這是一個講述由他18歲離開故鄉長崎直到在東京被稱為「電台界的國寶」,跨越20多年的壯大上京故事。...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五話 後篇

「狂妄自大,好色又是個蠢材」的我,不斷勉強去唱不合自己音域的歌。還未出道,卻因為被診斷出「聲帶瘜肉」而入院。手術後一星期只可以透過紙筆去交談,直到可以再次唱歌,竟然需要3個月以上的時間。就算可以再唱歌,要抹去發出大聲的不安卻不是那麼簡單,要像往常一樣去唱歌,需要1年的時間。...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五話 前篇

當樂隊熱潮在音樂業界正值興盛之際,1990年3月21日。一位歌手的出道細碟,不太引人注目,悄悄地發售了。「追憶的雨中」1987年夏天上京之後3年。對,那位歌手就是在東京求生的同時,各方面也稍為成熟了一點,縱是如此卻絕不遺忘像少年般的夢想,21歲的福山雅治。這是一個講述由他18歲離開故鄉長崎直到在東京被稱為「電台界的國寶」,跨越20多年的壯大上京故事。...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四話 後篇

雖然Amuse的演員試鏡合格了,但因為Amuse方面提出「年薪3萬円」這個條件而束手無策的我,沒有辦法之下唯有和同住的人一起搬到三鷹的廉價公寓去。可是搬到新的住所,每晚卻要被迫接受「人生的前輩」夜生活的邀請,終於我告別了和同居人一起的生活,獨自前往渋谷去。下一個我住的地方就是位於渋谷區,Amuse員工的家。我和其他同屬Amuse的員工一起租了那間屋的其中一間房間,開展了新生活。那是4個男人一起的生活。...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四話 前篇

1988年11月。富田靖子主演的一套電影上映了。描寫為了就職而煩惱,女大學生的青春,戀愛和友情,還有不知道為什麼會和波子機拉上關係的「ほんの5g」。電影開首,在富田到訪的公寓裡和女性纏綿…有一位新人男優,不對,應該是演員,以過激的床上戲首次出現於大銀幕。對,那是1987年夏天上京之後一年,1988年的秋天。兼職木材店的美人三姊妹(尤其是二女)和從溫暖的檜木風呂昇起的水蒸氣,就如字面所述,快要隨波逐流之際,抱著遇溺...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三話 後篇

因為木材店曾是演歌歌手的「中西先生」的一句話,「不能不做點事。」不知不覺之間決定在木材店終老的我終於醒過來。而且看到朋友在東京「你要不要當演員?」被星探發掘後的結果就是「付了30萬円在夜總會裡當男公關。」,「不能不做點事」這個想法又變得更強烈。他的樣貌在東京得到了認同,但我卻就連外貌亦未被認同。之後最終推動我的是偶像節目「美少女學園」。...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三話 前篇

1987年夏天,由長崎來到東京。在新宿薄餅店送外賣的兼職。遇上了アントニオ猪木先生,但因為不合大城市的節拍,3個月就被開除了。心想終於可以做音樂…卻轉換方向至體力勞動。去搭建原本J-Wave所在大廈的腳手架,卻因被騙財而辭職。心想今次一定要做音樂…結果在家附近的木材店裡做兼職。音樂還未開始。之後1988年秋天,Amuse 10 Movies Audition。「哦,哦是福山Mashaharu,19歲!」今晚在最後甄選快要結束的會場,那個帶著結他,上...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二話 後篇

送外賣薄餅的兼職,3個月就被解僱的我。積極地想「只是這份工不適合我」,轉移方向至體力勞動方面。想也沒有想過要回到長崎。就這樣下一份兼職我選擇了搬運公司。我拿著鐵管,拚命地去搭建工地用的腳手架。其實以前J-Wave所在的大廈的腳手架就是我搭建的。最初的一星期很好。日僱形式所賺回來的錢,總算可以維持生活。但不知道為什麼搬運公司的大叔,突然由第二個星期開始沒有發工資給我。總覺得很不妥。心想要一次過開口,於是鼓...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二話 前篇

1988年秋天,Amuse 10 Movies Audition。在最後甄選快要完結的會場,一個帶著結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年輕人出現了。他用長崎方言自我介紹。「哦,哦是福山Mashaharu,19歲!」這是一個講述由他18歲離開故鄉長崎直到在東京被稱為「電台界的國寶」,跨越20多年的壯大上京故事。...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第一話 後篇

「只要引發起暴力事件就可以退學。」我這個單純的犯罪大計,因為班主任「你們不可告訴任何人!」這番意想不到的說話而輕易地失敗了。終於媽媽也哭著哀求「你可以給我上學去嗎?」3年間,總算也有繼續到高中上學。之後希望去盡一點孝心,所以決定就職。但偏偏和這番心意相反,工作完全不上心。現在回想,18歲那時的我對於「工作」還是很孩子氣。扔下一句「我出外推銷」,走出公司的我,把車停在海岸邊,每天就在車裡聽著吉田照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