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o
a
d
i
n
g
.
.
.

東京鐵塔~我和電台,有時還有媽媽~幼年篇

1980年,長崎縣長崎市。
位於可以俯瞰整個港口城市,海拔333米的稻佐山的一間小學,
發生了一件震驚了這個小鎮的大事。

「老師,福山君不見了!」

被神隱藏起來而失蹤?還是被UFO擄走了?
抑或是Cattle Mutilation?

對,那位失蹤少年正是,發夢也沒想過自己會在21世紀當前,
2000年在這個稻佐山舉行慶祝出道10週年的演唱會,
11歲的福山雅治。

這是一個關於18歲離開故鄉長崎之後,
在東京成為「電台界國寶」,一位男子幼年時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某個雨天,從幼稚園回家的路上
我撐著傘一步一步地走著。
背後一位女孩子叫道。
「福山君,一起回家好嗎?」

「!!!」

我因為太驚慌,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哇…」
流著大粒的眼淚回到家裡去。
回到家,父母看見正在大哭的兒子嚇了一跳。
「發生什麼事,雅治?」
「女孩子邀請我『一起回家』哦…」
對著一面哭,一面解釋的兒子,父親說了一句話。
「哼…真是個傻瓜。」
對,和哥哥一起成長的我,因為對於女性毫無免疫力,
所以就連女孩子對我說話也會害羞得哭了起來,
可是個非常純情的少年。

可是這麼內向的我,卻熱衷於跳墓石(在外國人墓地,跳過一個個平坦的墓石,比賽看誰跳得快)
(※好孩子千萬不要學!),爬樹和釣魚,在長崎的大自然中茁壯成長。
升上小學以後,「到處去找架打!」和豬朋狗友一起去挑戰各班的小惡霸,
正如字面所述,長大了成為一個「壞孩子」。
我當時正學習空手道,只要使出剛學曉的Low Kick,
就可以令比起自己身形大的傢伙倒下來,真的十分有趣。
就這樣,我們在學校不是亂擲椅子,就是使出最擅長的Low Kick。
可是這麼粗暴的少年,不能讓他逍遙法外。
「夠了!」
班主任立刻趕過來,就在那裡大力地打了我兩巴掌。
「給我坐好。」
鼻血一滴一滴流下來,接受了懲罰。

最精彩要說是「杯葛事件」了。
當時因為冷戰的影響,包括日本在內,西方各國都在杯葛莫斯科奧運,
這段令人震驚的新聞在坊間引起熱烈的討論。
看過了報紙關於「日本杯葛奧運」的報導之後,老爸對我這樣說。
「雅治,看這個。這就是Boccott(正確讀音是Boycott) ,Boccott。」
「Boccott!超厲害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但很有型!」
不是Boccott,應該是「杯葛(Boycott)」,
這個字對於初次聽見,還是小學生的我來說,留下了強烈的印象。

第二天,學校有體育課。
「體育」兩個字聯想起「奧運」的我,
突然間想起了老爸的話。
「雅治,這就是Boccott,Boccott。」
…對,我也要試試Boccott!

「喂,要不要去『杯葛』下一節體育課?」
我向要去上體育課的T君提出了杯葛計劃。
「Eh?那是什麼?什麼是『杯葛』?」
「『杯葛』就是那個啊,不去參加奧運。」
「很有趣!去杯葛!去杯葛!」
和我一樣傻瓜兼蠢材的T君,爽快地答應參與我的杯葛計劃。

沒有理會走向體育館的同學們。
我們杯葛的地方居然是…「講台」之下。
木造的講台中,有足夠空間讓兩個小孩躲進去。
在暗得恰到好處的講台裡,如願以償實行了「杯葛」的我們,
不斷在打瞌睡,漸漸進入了夢鄉…

…幾個小時之後。
從睡夢中醒過來的我們,察覺到周圍很嘈吵。
在講台中豎起耳朵去聽聽看,好像警察也來到了課室。
更恐怖的是,好像聽到了媽媽的聲音…
我和T君在講台中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但總不能一直也待在這裡。
我們悄悄地,悄悄地去移動講台,爬了出去。

課室中的目光都一齊聚焦在我們身上。
班上眾人就像鴿子被豆子彈射中般的樣子,十分驚訝地看著我們。
體育課之前還在蹦蹦跳的我們,沒有知會任何人之下忽然消失,
嚇得大家面色蒼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但驚動了警察,亦聯絡了在家的母親,
我們所策動的杯葛,不,應該是「失蹤事件」,
在學校裡引發了一場大騷動。
不用說,我之後又被母親狠狠地打了幾巴掌。

看過了「太陽にほえろ!※」十分嚮往,曾經「很想成為刑警」小學生的我。
想不到20年後的2000年,可以在稻佐山舉行慶祝出道10週年的演唱會。
想不到可以夢想成真,成為All-night NIPPON的DJ。
更想不到不穿內褲站在台上,成為「No Pant Singer」。
這些都是那時的我沒辦法預知到。

(待續?)

太陽にほえろ!
1972年開始播出,關於刑事警察的一套電視劇。
當時大受觀眾歡迎,成為日本刑警電視劇的代表作。

原文節錄自【魂のラジオ:東京タワー ~ボクとラジオと、時々オカン~ 幼少篇
Theme: 福山雅治
Genre: 演藝明星

Commen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